Vlog:自我表达的全民造物潮,应该怎么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住在2.5亿美元的房子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入职一年半的记者小彭第一次参加两会,应该穿什么?

欧阳娜娜是九亿少女的梦……

如今打开微博、B站,各式各样的视频封面,长短不一的标签、标题title上都标着的同样的符号正源源不断地跃入人们的眼帘:Vlog。甚至已经可以说,哪里有视频,哪里就有Vlog的存在。

那些台上台下截然不同的明星云集的秀场,令人震撼却日渐式微的民族节日,一场综艺嘀笑皆非的幕后;那些斯里兰卡的蓝色美景、日本京都的樱花开落;那些榨汁机里的水果酸奶、涂上果酱或芝士覆盖的全麦面包、咖啡机和北欧风格桌布;以及那些被爱的时刻,爱宠正在向你奔来,打开门的时候父母已经做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自我表达平等的时代,一个vlog盛行的全民造物时代。

那么,vlog是什么?

Vlog,全称是VideoBlog或者Video weblog,中文一般译为视频博客。是一种集文字、图像、音频于一体的内容形式,主要功能是记录生活,制作者以自己为主角,像记录日记一样,用视频将自己的生活经历记录下来。后期通过拼接剪辑,加上字幕和音乐,制作成具有个人特色的视频生活记录。

作为一种自我表达的UGC内容,Vlog最早YouTube从火起来的内容品类,经由各路网红推广,于留学伯克利的欧阳娜娜的加入后登上了国内前所未有的新热度,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流量池。它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自发的词汇,它变得更加有意识、更加精细与精确。从顶尖的,包括明星和那些已经自带流量的博主;到中腰部的缺少针对性的局限于一定平台的媒体;再到单纯用视频记录生活的用户,甚至主流娱乐甚至政治内容,都将目光放在了它的身上。

全民皆可Vlog,正是当下视频内容领域的真实写照。

为什么vlog能够在这几年里迅速发展?

表面上看,Vlog的盛行是在短视频的发展中,因为欧阳娜娜等明星以及各方网红的推动等外界因素使然,但仔细思考,我们或许能发现网络新生事物潮流形成的普遍特点:即其自身所需具备的条件:

人格化表达。

美国学者保罗·梅萨里在《视觉说服:形象在广告中的作用》中,分析了视觉形象在广告中如何达到说服目的,将视觉形象的特质与广告技巧联系起来。梅萨里认为视觉说服具有以下三种特性:视觉形象可以通过模拟某一真实的人或物来引发人们的感情即形象性;视觉形象不仅是图像符号,同时也具有标记性;视觉结构不似语言文字有严密的逻辑性,具有结构不确定性。

简单举例来说,吉祥物、商标、地铁图标的设计都是视觉形象的应用。尤其是吉祥物,当它被画出来、被制作、被扮演并活跃于银屏及人们的视野,它的视觉形象便足够引发人们的情感,做出相关的选择行为。而当人们在扮演吉祥物时,就会有意或无意地为他注入它所对应的人格,成功的例子好比熊本熊,至今仍作为网红形象和表情包活跃于网路。也即是说,人格化表达是视觉形象里重要的一环,优质的人格化表达可以吸引一定的受众、收获多种方式的效益。

一支Vlog的制作,大部分素材往往来源于拍摄者vlogger的自我表达,是生活方式与对于某事某物的观点的流露,无论在镜头前“滔滔不绝”,还是在镜头后“喋喋不休”,通过画面与言语展现出非常强烈且独特的人格属性,也就是所谓的“人格化表达”。

同时,针对短视频这一影像视觉产品,有着强视觉形象的Vlog,对于受众来说,可以产生拥有较强的沉浸感和参与感。人们在观看图像时,并不是独立于图像之外的,必然会结合自己的个人经历和文化背景加以解释,由此产生直接的情感反应。因此受众看Vlog,也正是为了接受的是那个视频里传递出来的vlogger的独特的人格,通过他的与自己不同的生活,看他的智慧、性格、风度,他的感性,他的理智;知道他的品味、喜好;了解他过去的故事与将来的打算;体验自己没有体验过的经历与没有见过的风景。在“第一人称”的环境下,感到“我可以回应”的心情。因此受众所接触到的,不是冷冰冰的信息点,而是具备一定个性的“人”。

这样既满足了创作者真实记录的需求,又符合受众获得情感联系与归属感的渴望,和作者的人格紧密联系的Vlog在创作者与受众之间构建了紧密的桥梁,愈发增强用户黏性。

加之在宏大的时代背景中,人们越来越感受到时光易逝的无常,愿意将自己生活的一个又一个片段用一种可以留存且被观看的形式记录下来;越来越将目光越发放置在个人与个人上,放置在平等上,在纵览全局与注重细节的平衡之间,这一种民间的、平视的交流手段,是人格化表达将观念概念传播转变为情感共振的收获,是鲜明且年轻的UGC,也就是它盛行的内在原因。

正如上述所言,Vlog的本质其实是一种生活记录,一种短视频形式对个人表达的渗透,与绝大多数短视频不同的区别就在于剧本的有无。但是现在,门槛低,无设备要求,相关app的功能完善,使得Vlog的内容愈发同质相似。因而也有不少人选择设计剧本扩充自己的内容、增添新意,那这样又是否背离了Vlog的初衷呢?我们记录的是自己这个人,还是捏造出来的人格?

网络是残酷的,被时间轴推着走,过去的东西很快就会被遗忘,每一件新生事物的寿命都难以预测。

“Vlog再造了一批新网红,也革新了我们对于短视频过去的种种认知,尽管我们还未见得足够理解它,但是这的确是它造物的季节。”

参考资料:

张昕.Vlog的特点与发展趋势_从视觉说服视角.新媒体.2018.1.

何润萱.Vlog:等风口来 界面.2019.1.22

锦李儿.Vlog+两会+可爱=?知著网.2019.3.10

席妍.传播学视阈下主持人在自媒体中的人格化语言表达.渤海大学学报.2017.5

文章转自:北大新媒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视频

短视频内容创业第一步:选择合适的渠道获得分成

2020-4-4 15:12:32

短视频视频技巧

案例复盘|产品经理应如何做视频号?

2020-5-27 1:31:36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